相关文章

广东吴川红砖禁令形同虚设 无证砖厂占九成市场

来源网址:http://www.bxg2018.cn

  南方农村报讯 在广东吴川农村,多处可见高高矗立的烟囱在喷烟吐雾,这是红砖厂最显眼的标志。在红砖厂数量最多的覃巴镇同时存在着11家红砖厂,整个吴川市的红砖厂高达36家。

  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发现,吴川红砖厂不仅数量多,产量也很大,大部分红砖厂的日生产能力都在数万块以上。

  早在200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墙体材料革新和推广节能建筑的通知》,提出“逐步禁止生产和使用实心粘土砖。已限期禁止生产、使用实心粘土砖(包括瓦,下同)的170个城市,要向逐步淘汰粘土制品推进,并向郊区城镇延伸”。

  2009年,吴川市被纳入第三批限时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俗称红砖)城市名单。3年过后,吴川的红砖依旧“泛滥”,究竟原因何在?

  现状

  红砖供不应求

  砖厂无所顾忌

  “先把钱交了”

  2月22日下午,记者驱车前往吴川市大山江街道的那贞村砖厂,远远地只见在一条宽阔的公路边一座约四五十米的大烟囱高高矗立。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能看到大烟囱的地方基本上都有红砖厂。

  这家紧挨公路的红砖厂大约有30个窑洞。一位正在将砖坯运往窑洞的工人告诉记者,砖厂每天大约可以生产四五万块红砖。“现在红砖好卖得很,不提前定根本买不到。”该工人提醒记者,需要提前订货才能保证供应。

  砖窑的附近有一个深十多米,占地几十亩的土坑,坑边一堆堆泥土像小山丘似的默默静坐。一位正在敲煤渣的工人告诉记者,这个砖厂存在很久了,以前在旁边的荒山坡就近取土,被挖成现在的深坑后就开始从外面拉土回来。

  知情人士说,那贞村还有一个红砖厂。记者随后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一个高大烟囱,上面一截是一圈新砖。老板娘称,那是一次大风刮断后补上的,其实这个砖厂已存在十几年了,她近几年才承包过来。

  记者探问砖厂的利润是否很高,老板娘笑称,“利润高管理成本也高啊,这么多工人单工资就不少,利润高不高还得看管理。”记者提出需要订四五十万块红砖能否保证供应,老板娘毫不犹豫地说“保证没有问题”,她的砖窑单边日生产能力是5万块,两边一起一天可以生产10万块。

  “一般不会有人查,保证可以一直供应,不会中断。”老板娘果断地打消记者关于查封的“担忧”。谈到具体价格,老板娘表示只有老板才可以拍板。在砖厂的一个小屋里,记者见到了该厂老板。这位老板说,“红砖5毛5一块,多的话可以优惠几分钱。”他还叮嘱记者,要提前订货,而且要先把全额账款打到他的账户。

  随后他对记者的身份起疑,记者找借口离开了这个砖厂。

  与那贞村红砖厂张扬的位置相比,覃巴镇米朗村红砖厂显得有些偏僻。在村路一个岔口通往一片桉树林的地方,开车数分钟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高高树立的烟囱。与那贞村砖厂相比,这家砖厂明显“年轻”很多。

  米朗村红砖厂也是“深陷”在一个几十亩的大坑里,旁边一座山包已经被挖得七七八八。十几辆运砖的空卡车正停在砖厂中央,几个工人正在忙碌地将红砖装车,砖窑的后面一个工人正用手推车将刚出窑的砖块往外运,整个砖厂一片忙碌的景象。

  工人告诉记者,老板就在前面一座小屋里,记者走进去发现一帮年轻人正在打牌。桌上摆满了一百、十块、五块的纸币,整个屋子被几个烟枪熏得乌烟瘴气。一位自称老板的招姓青年简单询问了几个问题后,发现记者是个外地人,甩了一句话,“5毛4一块砖,要的话需要提前订,先把钱交了”,然后就继续打牌。

  九成市场属红砖

  2009年,吴川市被列入第三批限时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的城市名单。3年过去了,吴川市的用砖市场还基本上被红砖牢牢“霸占”。吴川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吴土荣告诉记者,目前吴川90%左右的用砖都是红砖。

  吴川国土局和工商局多次提到当地群众对使用红砖的传统感情难以突破,指出当地私人建房几乎清一色使用红砖。“我们盖房都习惯用红砖。”不少群众都向记者表示盖房子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大事,因此一定要选用红砖,红砖结实还喜庆。

  对于当地人使用红砖的习惯,一些水泥砖厂的老板有苦难言。“红砖去年六七毛一块,今年降低到大概5毛多,而一块水泥砖才2毛3,但大家还是选红砖。”一位水泥砖厂老板最后无奈把原因归结为“当地人有钱”。

  “其实吴川大部分人还是没钱。”一位工商局法规股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当地水泥砖的生产质量难以跟红砖相比,只有少数人修围墙、建小工厂时才使用一些水泥砖。

  36砖厂均非法经营

  当地人告诉记者,吴川的红砖厂遍地开花,走一天也未必能走完。吴川国土局提供的数字证明这种说法并非虚言吴川目前现有红砖厂多达36家。

  “36家红砖厂全部没有采矿许可证,都是无证经营。”吴土荣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吴川市国土局没有给任何红砖厂发放过采矿许可证。

  “所有的砖厂都没有营业执照,都是无照经营。”吴川市工商局黄局长告诉记者,国家限制红砖的生产,工商局没有给一家红砖厂发放营业执照。不过,作为传统建筑材料,当地对红砖存在大量需求,很多红砖厂很早以前就已存在,不少还在经营。

  市场

  新型砖没有竞争力

  一位水泥砖厂老板告诉记者,他的工厂日生产能力可达7万块,但由于需求不足,难以满负荷生产。去年吴川建筑业勃兴,用砖需求大增,该水泥砖厂的销售近800万块。“基本上是供应一些大型楼盘。私人很少用,农村就更少人用。”

  一名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一些大城市用先进设备生产的水泥砖可以接近红砖的质量,但目前吴川这类小城市由于整体市场小,如果加大投资采用先进设备,将面临单位成本过高的问题。而现有设备生产的水泥砖尽管达标,但质量还是不如红砖。

  “红砖价格差不多是水泥砖的3倍,还是很多人买,说明目前水泥砖等新型砖还难以替代红砖。”该工作人员表示,一下子全部取缔红砖厂不切实际。

  吴土荣称,吴川的红砖差不多占了整个用砖市场的90%,剩下的一些基本上是水泥砖,空心砖在当地几乎没有市场。从砖厂数量看,目前吴川市红砖厂的数量达到36家,水泥砖厂不超过十家。而一位水泥砖厂老板表示,目前仅六七家水泥砖厂。

  吴川将红砖厂从非法变为合法能否缓解决对土地的破坏有待观察。

  出路

  吴川国土局建议

  变非法为合法

  为解决红砖市场问题,2011年12月13日,吴川市国土局代拟了一份《吴川市砖瓦粘土矿采矿权公开出让方案》,向吴川市政府请示,然而迟迟未见回复。吴土荣表示,今年2月21日,他们再次将这个方案向市政府请示。

  吴川国土局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关于我市实施砖瓦粘土矿采矿权出让的请示》中提到,为解决无证照生产经营和非法采矿问题,将砖瓦粘土矿采矿行为纳入依法、规范的轨道,吴川市国土局拟定了此方案。

  吴土荣称,目前对当地红砖厂的处理有3种可能的方式。第一种,全面取缔数量众多的红砖厂倒闭势必引发一些工人失业及订单纠纷等问题,而且空出的市场难以填补,因此不可行。第二种,保持现状任由这些红砖厂无序发展,不仅侵害国家矿产,存在安全隐患,并且存在大量的漏税现象,更加不可行。

  思来想去,吴土荣认为第三种方式比较靠谱将砖瓦粘土矿采矿权公开出让。“依法出让纳入法制轨道最可行,而且还可以为国家创造一些税收。”吴土荣表示。

  吴川市工商局2010年在给市政府的《关于建议加强吴川市无照经营粘土矿砖厂综合治理的报告》中也提议,只有依法获取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后,砖厂方可从事生产经营活动。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并非空穴来风,吴土荣向记者提供了一份1月24日湛江日报刊登的《雷州市采矿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根据该公告,雷州市土地交易所受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委托公开挂牌出让雷州市松竹矿区砖瓦粘土矿采矿权,出让期限3年,出让底价36万元,采矿权出让年开采限量为6万吨(3.5万立方米/年)。

  吴土荣解释道,《关于公布第三批限时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城市名单的通知》里提到,“截止2010年底,所有城市城区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以下简称“禁实”)。但由于部分城市人口少,建设规模小,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不具备“禁实”的能力和条件”。

  “在具备条件的地方应该‘禁实’,而且主要是针对城区,对于条件暂不具备的农村应该可以适当保留。”吴土荣认为在目前还不具备全面“禁实”的吴川,将红砖厂通过招拍挂依法出让,是目前解决红砖厂无序发展的最佳途径。

  管理

  国土工商出招无果辩称

  “砖厂太顽固

  处罚没作用”

  吴川工商局黄局长表示,吴川市政府对红砖厂问题一直很重视,不过由于涉及人员过多,关系广大群众住房,因此处理得比较慎重。难以取缔的原因很复杂,包括地方政府的重视程度以及各部门的联合执法等诸多问题。

  吴川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吴土荣告诉记者,“国土局曾多次对这些砖厂下发停工通知。”吴川工商局也采取了一些罚款之类的行政处罚措施,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主要是砖厂太顽固了,屡教不改,罚了也不起作用。”一位工商局人士说。

  2011年4月,湛江就此要求该市国土资源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立案处罚,当事人拒不执行的,由市国土资源局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由于该政策执行不彻底,坡头区等地还是存在一些大型红砖厂。采访中,很多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只有湛江市政府下定决心,并联合统一行动,才有可能将非法红砖厂取缔。

  权威视角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认为

  依法出让采矿权

  可防止混乱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丁力认为,红砖限制政策执行不力,不仅仅是吴川一个地方的问题。除了监管问题和利益关系没理顺之外,还跟市场的接受和新型墙体材料的质量有关系,因为谁都不愿意拿自己家的房子做实验品。

  他说,对红砖禁止和限制的政策,应该考虑到市场的接受问题,以及新型墙体材料的配套发展等问题。要推广材料革新,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对新型墙体材料的扶持力度。除了对生产者扶持之外,还可以考虑给予购买使用者优惠补贴。

  他认为,吴川试图通过招拍挂的方式将采矿权依法出让,将生产经营纳入合法化轨道的做法,有助于改善滥采泥土、无序经营的混乱状况。不过,他也提醒,在合法出让的过程中,政府要注意适度整合资源,保护性地开发生产。